人类择偶史之后工业化时代

就像农业生产力提高之后,越来越多人不用继续从事农业生产来获取食物。工业生产力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人也不用继续从事工业生产,从而转向其他职业。

人类择偶史之后工业化时代

城市头条健康讯   美国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提出一个概念——“后工业社会”:后工业社会最简单的特点,是大多数劳动力不再从事农业或制造业,而从事服务业,如贸易、金融、运输、保健、娱乐、研究、教育和管理。他还指出:1900年,美国有3/10的人受雇于服务业,其余7/10的人从事商品生产;1950年,这一比例接近平衡;而1980年同1900年正好相反,7/10的人从事服务业,3/10的人从事商品生产。

管理学家彼得•德鲁克1959年也发表一篇《明天的里程碑》,发明了“知识工人”一词,“把自己从学校学到的知识而非体力或体能投入工作,从而得到工资的人。”说白了,靠头脑中智能来谋取报酬,而不是靠体能谋取收入

技术和社会的交替革新,人类社会又进入一个新纪元!

传统上女性被束缚在家的两大主观因素:生育+家务,也在后工业社会不断消解

《新全球史》:19世纪开始,工业国家经历了一场“人口过渡”(demographic transition)的社会变革,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的转换。步入工业社会,人口出生率开始显著下降。在工业社会,养育后代的成本要高于农业社会,儿童死亡率降低意味着任何出生的子女都能活到成年,所以已婚夫妇选择生育更少的后代。

从欧美到日韩港台乃至今天国内,一旦步入工业化,生育率都会迅速降低。抚养成本高涨,婴儿死亡率降低,大多数人都是少生几个,然后好好培养。国民教育,更是一路从小学、初中普及到高中乃至大学。除去怀孕以及哺乳期,女性的育儿工作大大减少。

家务方面,洗衣机、电饭煲等各种家用电器的发明,以及城市化带来各种便利服务,餐饮、洗衣都可以直接从外部购买。女性不再像之前那样,大半生都被耗在生育和家务上。

人类择偶史之后工业化时代

更重要的是,后工业社会为女性提供大展身手的机会。捕猎采集和农业社会,女性先天注定很难成为优秀的猎人和农民。工业社会,虽然操纵机器也不需要太多体力,但劳动强度不小,女性比男性还是有一定劣势,而且女工的工资也难以完全养活自己。后工业社会,办公室里的程序员、设计师、产品经理、律师等诸多岗位,男女体能差异基本忽略不计,竞争胜负仰赖智能,更多比拼个人禀赋和后天努力。而且女白领的收入,基本可以养活自己,这很可能是有史以来女性第一次能独立养活自己,不再需要男性供养!

制约女性走出家门的最后一道枷锁——暴力,也在逐渐消弭。战争和军事依然是一个男性绝对主宰的领域,战争中,男性或许还有当英雄的机会,而女性在战争中除了扮演受害者就是受害者。二战之后,再没发生大规模世界战争,绝大部分工业化国家的国民,也不再遭受战争威胁。

工业化促进城市化,城市人口聚焦,司法制度以及其他公共服务越来越完善,社会越来越安全,暴力大幅度减少,女性越来越不需要男性提供人身安全方面的保护。

后工业化时代,两性的择偶观也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化:

当女人基本可以独立养活自己,又不再需要男人提供安全保护,女性开始越来越关注男性能否愉悦自己:比如审美、情感、乃至性格

捕猎采集社会的男性就开始偏好美女,女性对男性颜值则不太重视,因为男性颜值对捕猎和农业的帮助远没有身高重要。如今女性不但继续遗传远古时代的偏好——身高180,也越来越注重男性颜值,所以才诞生了高富帅一词。所以男性同胞们,多花点时间金钱在自己的形象上吧。

人类择偶史之后工业化时代

传统上男主外,女主内。如今女性既要从事工作,还要承担很大比例家务,当然渴望男性能更多关心自己,分担家务。暖男的流行,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过去为了防止暴力威胁,女性偏好高大强壮的男性,但往往也要面临丈夫的家暴风险。如今暴力大幅度减少,贴心没有攻击性的小鲜肉,不但能激发女人母性,更获得部分女性的青睐。

与此同时,男性对女性的偏好,也发生巨大变化。

 

农业社会产生私人财产,财富需要传承,当时技术所限,全球男性集体进化出处女偏好。伴随DNA技术的发明,“亲子不确定性”这一千年难题被攻克,如今怀疑小孩是否亲生,做个亲子鉴定就行了。所以男性对处女越来越开放态度,虽然处女情结还有不小的市场,事实上已经毫无必要。PS:所谓先父遗传理论纯属谣言,以后湿哥有机会细讲。而且如今男女接触机会多,营养好发育早,结婚还晚,婚前保持处女越来越不可能。

人类择偶史之后工业化时代

元代的关汉卿写出“郎才女貌”,道出了农业社会的择偶偏好。后工业社会竞争激烈,想脱颖而出需要较高智能和良好性格,优良的家教对子女前所未有的重要,今天的优秀男性不再局限于"女貌",更关注女性的智慧和性格。以后工业社会最优秀的知识精英——白手起家的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为例,Facebook上市后第二天,身家高达225亿美元的扎克伯格与女友普莉希拉•陈在自家后院举行婚礼。引起热议至今,吃瓜群众只关注到普莉希拉•陈相貌平平,身材还偏胖,却忘了他两是哈佛校友。吃瓜群众天真的以为,随便哪个美女都能和一个白手起家身价200亿美金的男人很好交流。

 

无独有偶,一本研究如今全球富豪的著作《巨富,全球超级新贵的崛起及其他人的没落》也提到这个现象:

 

顶级富豪的家庭伴侣大多是耶鲁法学院等顶级学校的毕业生。1979年,美国税务局表示前1%富豪群体中将近8%的富豪配偶从事蓝领或服务业工作——政府的说法是秘书嫁给了她们的老板。自那以后,这一比例持续下降,经济学家所谓“类聚婚配”(assortive mating,倾向于选择和你想象的人结婚)的人数呈上升趋势。超级精英阶层中雄心勃勃的极客迎娶的是同样受过高等教育的同班同学而不是秘书

但大部分女性,还停留在保养皮肤、瘦身、甚至整容,极少肯读书、学习才艺,除了吃喝玩乐以外,其他方面乏善可陈。没有注意到今天优秀男性对女性智慧和性格的要求,已经越来越高。

 

之前离婚率低,结婚基本一锤子买卖,如今很多社会离婚率接近50%,恋爱和婚姻成本高涨,男性无论出于止损还是投资回报,越来越希望和女性共同承担。事实上,大部分男人赚的钱不足以独立养家,大部分女人外貌也不如花。

 

照今天趋势,我们很可能会进入一个把彼此都当做商品,互相讨价还价的爱情买卖时代!

责任编辑:News_赵小辉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